Posted on: September 10, 2020 Posted by: fwta Comments: 0

iPhone在美國德州有一家加工廠,在這兒,職工們的關鍵每日任務並並不是生產製造新機器設備,只是要「催毀」這些從世界各國回收來的舊iPhone。在最近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蘋果負責自然環境的高級副總裁伊薩傑克森承認了未來的總體目標,並預計iPhone將在生產和加工方面自給自足。

可礦從哪裡來?

當然是以回收的機器設備裡獲取出去的,要不便是依靠能再生原材料來哺育自身的生產製造。這基礎嚴格執行了iPhone「循環系統供應鏈管理」的企業願景,它最開始出現在17年iPhone發佈的《環境責任報告》中,而在2018、今年的彙報裡,iPhone也談及了企業在該新專案上的進度。在其中很重要一點便是回收步驟的設計方案。去年4月在接受蘋果德州工廠採訪時,也有報導稱,許多傳統的回收步驟採用了不規範的人工拆卸方式,不僅造成了環境污染,而且許多金屬材料重熔熔化後純度不夠高,無法滿足生產要求。

研發iPhone回收機器人

也因這般,早在2017年,iPhone就對外開放發佈了研發的iphone 回收智慧型機器人Liam。這是一個帶有巨大機械臂的機器,可以從iPhone6中提取一些新鮮水果,送到特定的購買區域,以減少不同類型的金屬相互污染的可能性。來到2018,iPhone還發佈了升級版本號的「Daisy」智慧型機器人。Apple現在可以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自動恢復15個iPhone,平均每小時有200個iPhone,還可以處理iPhone中的鎢礦等傳統原料,進一步擴大iPhone的購買範圍和比例。

建立正面企業形象和行銷方式

表層上看,iPhone針對回收工作中的高度重視,顯而易見是有充分考慮環境保護議案對企業形象的危害,且一些情況下,回收還能夠做為一種刺激性顧客更換的方式。例如近些年,iPhone都是會在官網首頁或線下推廣店面的明顯部位,放上「新舊置換」的宣傳海報,激勵客戶將舊iPhone售賣給iPhone,那樣就能以更低的價錢得到 一台新機器設備。

在原料挑選上開展選擇或開發

但包括回收步驟以內的「循環系統供應鏈管理」這件事情自身,依然是一個存有眾多挑戰的新項目。假如說治理空氣污染和減少耗能,都還能靠發展趨勢綠色能源和提升生產工藝流程來完成,那麼讓這種遭受廢料的電子產品徹底不被消耗、相等地退還到銷售市場,並完成年復一年的循環系統,就得在原料的應用上作出大量的探尋和選擇。在這個階段,iPhone已經分類了很多可能用於機械和設備生產的原材料和原材料,其中一些確實具有回收和再利用的可能性,還有大量需求,例如錫和鋁,這些需求通常將拆卸的電子產品送到上游和下游採購廠,以便他們將成品材料退回iPhone。但也是有一些原材料如稀有元素,自身使用量不大,且傳統式組織還沒法從技術上完成回收,iPhone只有去開發技術性處理;對於像塑膠,iPhone則會尋找新型材料來替代。

獲得一部分成果

17年起,iPhone就在全部iPhone、Mac和iPad等機器設備的電腦主機板上應用100%的再造錫焊接材料,促使今年iPhone少採掘近2.9萬噸級錫礦。2018年,兩款蘋果手機。蘋果手機和蘋果手機都是100%再生鋁材料,其中一些是蘋果手機購買的。去年,iPhone11和iPhone11pro系列的振動引擎非常罕見。12月,iPhone還從美國鋁業和拓維購買了首批無碳鋁。在官方網詳細介紹中iPhone注重說,這將為全世界鋁金屬材料加工製造業產生顛覆性的進度。無碳鋁可以產生零排放生零排放的二氧化碳,並將其轉化為污水二氧化碳,這取決於用更好的導電材料取代碳,這是一個新項目,受益於投資iPhone。

可以說,在把控了自己商品重要電子器件,及其一部分金屬材料原材料能夠 在不一樣產品系列中間通用性的狀況下,iPhone的確有工作能力在把原料花出來的另外,又將他們取回來,再次應用在新一批商品中。國際礦業和金屬理事會現任主席tombutler也認為,iPhone可實現所有領域100%自力更生的總體目標的公司。但這並不意味著其他企業可以仿效,終究這身後必須資金投入極大的資金。

徹底循環系統供應鏈管理過度理想化

一些投資分析師也表明,iPhone定好的「100%無限迴圈」總體目標過度理性化,由於電子廢品的利用率一直都保持在較低的水準,除開這些被隨便丟掉和買賣的,大量僅僅幹了簡易解決就直接進入到垃圾處理場。更何況,iPhone也不可以回收銷售市場中全部的舊iPhone,只靠現階段數百萬台的拆卸量,還無法填補每一年上億台iPhone的生產製造要求,相當於說iPhone還難以解決對地球礦產資源的依靠。正如能源部關鍵材料研究所所長亞曆克斯金所說:買鋁已經是一個更好的行業。問題是這些稀有元素雖然沒有大量使用,但是大部分機構都買不起,只能從採礦中獲取。拆分網站

聚焦點應放到檢修,非二手設備回收性

iFixit仍在今年的一篇文章裡表明,對絕大多數回收公司而言,她們必須的是一個電子設備回收的「通用性計畫方案」,而不是一台只有溶解15種iPhone的價格昂貴機械手臂,由於那並不會給他產生本質上的經濟發展權益。假如iPhone確實為低碳環保考慮到,也不應當只聚焦點二手設備回收,另外也應當減少機器設備的檢修難度係數,讓他們可以被協力廠商修補,令顧客應用更長的時間。這也是大家常常會調侃蘋果產品的一點,尤其是把它和iPhone實行的環境保護對策放到一起,便會有一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覺得。

今年五月,OneZero曾得到 了一次和iPhoneAirPods回收公司聯絡的機遇。與已經有完善回收計畫的iPhone等機器設備不同,對於AirPods,工作人員表示必須使用尖嘴鉗等專用工具手動打開外殼,然後取出其中的可充電電池和音訊驅動器。最重要的是,在這個階段,空氣棒的利潤不足以支付回收的成本,所有這些都可以在iPhone試圖填補回收公司的損失時完成,但只是為了確認手機的可回收性,但顯然它沒有規模推廣的價值。

 

歸根結底,做為一家以硬體市場銷售為關鍵的商業企業,不建議客戶升級,反倒要披肝瀝膽地吸引顧客袋子裡的老機器設備,自身便是一件脫離實際的事。但就和它會將私人資訊放到台表面說一樣,對坐享著萬億元總市值的iPhone而言,環境保護和贏利的話題討論會自始至終處在一個彼此之間的均衡之中。倘若沒有商業服務上的取得成功,那麼它也無須奢求自身去應對群眾,擔負起和自身巨大規模非常的社會發展崗位職責;僅僅為客戶產生感受更強的商品,而沒去解救地球,大約也不會遭受哪些爭議。並不是各家大企業都是會對「只危害全球,不危害地球」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