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September 14, 2020 Posted by: fwta Comments: 0

在古玩行業,無論是提起廣州花城古玩商會,還是藍群和她的一笑堂,都是鼎鼎有名。從商26年來,藍群鬼使神差地進入印刷行業,義無反顧地放棄“金飯碗”進入滾滾商海,毅然決然地賣掉工廠進軍古玩行業,並用自己的學習、用心和誠信奠定了在行業中的地位。

在藍群的字典中,從來沒有“不可能”二字。她會把“不會”變成動力,把每一次在別人眼中的“不可能”作為攀登的目標。“當你每一次攀越山峰後往回看,那都是小丘陵小山坡。”藍群說,她雖然沒有能力改變世界,但有能力改變自己。

香港佳士得拍賣行專家戴岱先生到一笑堂品鑒藏品

在藍群看來,所有成功都不是靠運氣,一定是智慧與努力的結果。人的一生會面臨很多選擇,只有做出正確的選擇,確定目標和方向,不斷努力,不斷成長,方能收穫成功。

當年那個在課堂上懵懵懂懂的女生,終於在長大成人之後讀懂了文中的人生,所經歷的事情也成為別人眼中的故事。

進入印刷廠,為掙第一桶金打下基礎

1966年,不滿8歲的藍群隨父親從四川來到廣州,入讀廣州市海珠區南石頭小學不久,全國就爆發了文化大革命,學校處於半停學狀態。她整天像一個野小子,和大院的孩子們摸魚、摘果子。父親看到她無所事事,就讓她背《毛主席語錄》、“老三篇”,教她用四角號碼字典查生字、識簡譜,在一張四開報紙那麼大的紙上練字。在父親的督促下,藍群讀完了父親書架上的幾十本書,有《名人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列寧傳》《高爾基》等。

1975年7月高中畢業後,藍群成了廣州市國營九佛農場果樹隊的一名知青。直到三年後父親單位省建公司來招工,她才回到城裡。父親不想讓她去基層建築隊,就幫她找別的工作。廣東省文物總店剛組建,需要人手,父親的一位老戰友問藍群去不去。她以為是賣東西的一般店鋪,就拒絕了。沒想到,若干年後她會主動投身這行,還做得有聲有色。後來在父親一位老部下的推薦下,藍群成為廣東省新華印刷廠外文車間的一名揀字工,鬼使神差地進入了印刷行業,為她十幾年後掙下第一桶金打下了基礎。

藍群在自己的藝術品門店一笑堂與先生一起欣賞藏品

藍群工作很認真,一有空就背誦板房上的字體排列,加上她做事不甘於下風的性格,每月都超額完成任務。工作第二年,藍群參加中南五省揀字大賽,獲得了廣東省揀字大賽第二名的好成績,被《廣州日報》報導,還被廠裡授予“優秀青年”“揀字能手”等光榮稱號。後來,藍群調去校對組,接觸到更多書刊雜誌,並從擔任終審的作家和編輯身上學到了很多書上沒有的知識和做人的道理。

為照顧家庭,1987年底,藍群調入廣東省電影公司印刷廠工作,除了校對還兼業務接單。那時正值改革開放初期,業務非常繁忙,常常要加班加點。社會上也有很多業務找到印刷廠,然而受固有體制和習慣的影響,印刷廠不僅不感激客人帶來業務,還嫌業務太多。有時候客人來看稿,到了午飯時間,廠裡也不管飯。碰到這種情況,藍群就自掏腰包到飯堂幫客人打飯。一些客人對她說:“你什麼都懂,工作又認真負責,要不你出來開個廠,我們把業務給你做。”不過當時藍群只想調整到不用加班的科室。1990年10月,她從華南師範大學行政管理成人大專班畢業後,公司辦公室準備抽調她去當秘書,卻因為是印刷廠的業務骨幹而未能如願。那時,藍群已進入印刷行業15年,感覺繼續幹下去沒什麼盼頭,反復思考後,她決定辭職下海搏一把。

放棄“金飯碗”,在印刷行業裡風生水起

1993年的一天,藍群向公司主管領導遞交了辭職報告,並拒絕了主管領導的再三挽留,毫不猶豫地跳進商海裡。藍群的辭職讓很多人不解,那時她每月的收入都過千元,是不折不扣的高收入、“金飯碗”。然而,藍群義無反顧地離開了,成為第一個炒省電影公司魷魚的人。

當時,一個朋友的印刷廠經營不善,想以15萬元的價格賣掉。藍群與合夥人只用了短短二十多天,就籌集資金把廠子買過來開始生產。然後,藍群管業務,合夥人管生產,機器開始運轉起來了。

改變是痛苦的,但又是必須的。做工廠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和輕鬆。那時的印刷行業還處於手工與電腦活字印刷過度階段,大部分排版還是靠手工。一個產品由接單開始到交貨,要經過十幾個程式,如果是彩印還要增加電分、套印、裝訂、折頁、鎖線、壓定型、切、打包等流程,缺了哪一個環節都不行。有時候缺一個字,就要跑到十幾公里外的鑄字廠去買。如果有其中一頁出錯,就要全部作廢。假如哪天機器出點毛病,那真是成了“激氣”(廣東話,意思是“氣人”)。

藍群還記得1996年夏天,廣州市交警支隊委託她製作廣州市龍舟節汽車通行證,從接到業務到出成品只有兩天時間。那時印刷工藝落後,排版要先由人工畫好圖紙送製片廠拍片,再制電版,然後排版貼版裝上“方箱機”,一張一色地套印。數量不多,但工藝流程繁複,機器速度又慢,只有一天當做兩天用。為了那100張通行證,藍群帶人從下午6點工作到第二天淩晨4點。她回家睡了不到三個小時,BB機響了,她又趕緊起床開始新的工作。

藍群吸取以前單位等客上門趕客出門等教訓,親自上門為客人服務。有時業務多,她寧可少賺,也要想法發給外廠加工,讓客人準時收貨,並免費送貨上門。特別是書刊雜誌等業務要經過排版、一校、二校、終審程式,封面彩色還要送電分公司,打樣出來後又要送一審、二審定樣,工作量非常大。這樣一來,工廠做了很多工作,但客人輕鬆很多,非常滿意,因此不斷有客人介紹業務。

藍群的工廠除了印刷電影票,還承接社會團體業務,特別是內刊。她明白校對的重要性,通常會在排版出來後,讓員工先毛校一次,把那些“大老虎”(印刷行內對漏排整段的叫法)挑出來修改後,她再把錯別字、漏字挑出來進行一校後才送到客戶手中,這樣客戶收到的初稿就比較乾淨,不會出現原則上的錯漏。這種做法很受客人歡迎。有一個文化單位的雜誌負責人說:“我就喜歡交給藍群做,她做出來的稿子乾淨、認真,其他印刷廠根本做不到。”所以,工廠最鼎盛時接到了七八本雜誌的印刷業務,還拿到了內部期刊印刷許可證,後來轉為正式出版物印刷許可證,成為全省擁有出版物印刷許可證的50家印刷企業之一。

一轉眼,藍群開廠已十年了。到2004年,她感覺印刷行業如同夕陽一樣,雖然無限好,只是近黃昏。除了行業競爭激烈,還受到國家政策的影響,業務量大幅下滑,到了轉型的關口,要麼等著被市場淘汰,要麼加大投入,改善設備,適應新的需要。

藍群平時喜歡到先生工作的廣東省文物總店淘些喜歡的東西,還買走了店裡僅有的幾件官窯瓷器。期間發生的一件事,讓她至今記憶猶新。1983年,廣東省文物總店的工作人員到汕頭市文物代購點收購文物,順便帶回了一件邊沿缺了小指甲大小的元青花三爪龍玉壺春瓶。隨後,這件文物在廣東省文物總店的倉庫裡靜靜地躺了20年,直到2002年才被人想起。廣東省文物總店將其送到上海修復後擺放在精品室,標價40萬元。有一天,藍群看到了這件寶貝,立即被它的濃淡相宜的發色、精細的畫工、醇厚的包漿,特別是那高昂的龍頭吸引住了。她想買下來,但先生嫌它口沿修復過。那時藍群還沒有進入古玩行,不會區別普貨與精品,更不懂元代宮廷東西的珍稀和巨大的升值空間,也就沒堅持。2003年,廣東省文物總店把它送到雲南典藏拍賣公司上拍,拍出了74萬元的高價,目前這件元青花保守價也有600到800萬了。就這樣,藍群與這件珍稀的玉壺春失之交臂了。

轉行古玩界,用誠信贏得四方讚譽

每每想到此事,藍群就感到非常可惜。這也讓她認識到,收藏正當時,何不趁此時機把工廠賣掉,轉行進入古玩行業試試?2005年,藍群果斷賣掉工廠,正式進入古玩行。當年年底,先生也辦好了停薪留職手續,兩人在廣州開起了古玩店。那一年,藍群47歲。很多朋友勸她說都快到退休的年紀了,還折騰什麼。藍群只是一笑。當年那些印刷行業的朋友加大投資,甚至貸款幾千萬元買進口設備,現在都成了廢鐵論斤賣也不值錢。想到這一點,藍群很慶倖當初的當機立斷。“這說明,一件事過了它特定的時間,繼續做就沒有意義了。”藍群說。

藍群夫婦在廣州老西關古玩街藏寶閣二樓開起了古玩藝術品門店—笑堂。當時的想法是,人生不可能時時順心,也不可能處處完美,有時遭遇誤解,言辭申辯是徒勞,不如一笑而過,一笑了之。沒想到十幾年後,“一笑堂”成了享譽古玩行的誠信品牌。

藍群和先生在拍賣行預展現場看拍品

沒開店時,藍群老聽先生說什麼明代青花好賣,什麼普品比官窯賣得還好,什麼品種又漲價了。到了自己開店才知道有多難,不僅要有眼力、魄力,還要有經濟實力,真是憂買又憂賣。每天看著形形色色的客人進店看貨,普貨嫌檔次低,好貨又嫌價貴,特別是有些客人還把老貨說成是新仿,讓人哭笑不得。先生擔心做不好。但藍群認為,古玩行業水深,並不是說東西看不透,而是做古玩的人喜歡以假亂真,導致這行容易被人認為是騙人的行業。夫妻倆決定從自己做起,堅決不賣假貨,打誠信品牌。他們不僅會告訴客人修補過的地方,還允許客人在一定的時間內退換。

在外人看來,做古玩很輕鬆,但個中辛苦只有自己知道。有時候聽到哪裡值得看的回流貨,藍群就搭早班機去、晚班機回。在國外時,每天都是吃完早餐就去淘貨,買了東西還要帶在身上走,一天下來累到不想動。更痛苦的是,辛苦買回來的東西是高仿品,有苦只能往肚裡吞。記得剛入行不久,她在美國紐約一個古玩店看到了一隻漂亮的青花涯枝蓮紋官窯(高仿)小瓶,便不顧先生的反對,以1萬美元的價格買下。回來後,這件作品被幾位元行家“槍斃”,她才知道自己的看貨功夫太差勁。夫妻倆決定從頭學起,藍群去廣州市文物總店學習瓷器,先生去讀清華大學藝術品研修班。每到一地出差,或者去看在美國留學的女兒,她都要去當地博物館參觀學習。特別是2008年她到英國大衛特博物館參觀時,被藏品的級別之高、數量之多所震撼。在倫敦的那個星期,他們上午去大英博物館參觀,下午到古玩店淘貨,每一天都過得充實而有趣。

“古玩藝術品除了給你帶來精神上的愉悅,還給你帶來經濟上的豐收。”藍群說,“它其實就是成人的玩具。”藍群和先生經常去北京,到專門做回流的行家那裡看貨、買貨。有一次,她看中了一隻康熙時期的青花人物筆筒,畫的是海屋添壽,還有文字記載是主人徐國勳為親家生日而訂燒的祝壽禮物。當時康熙人物青花筆筒市場價一般在8-10萬元,而這只筆筒店家要十幾萬。藍群二話不說就買了回來。幾位行家都說她買貴了。但是她在資料裡瞭解到,這只筆筒是廣東很有代表性的一個作品。前幾年,有人得知她手上有這件筆筒後,曾出價80萬元收購,但藍群捨不得。

在藍群看來,做古玩藝術品除了眼力、魄力、財力之外,更要有文化底蘊和知識,要具備一定的審美觀和人品。有一次,她與幾位行家去北京出差時,花9萬元買了一個乾隆洋彩海棠型花盆(沒款)。同行都說她膽子大,回去不知道賣給誰。但藍群認為,這種正官窯的東西雖然無款,但帶有官氣,畫工特別精美,胎質潔白瑩潤,修足規整。後來,北京一家拍賣公司來徵集送拍,拍出了18萬元。藍群買回來的回流貨,經常被同行認為不值,但最後都能拍出翻倍的價格,這種事時有發生。

“做古玩常說撿漏,除了撿眼力漏,更是撿文化知識差異之漏。”藍群說。有一次,她在一個老行家那裡看到一塊巴掌大小的乾隆宮廷畫師郎世甯八駿圖銀鎏金陽刻板,人物、駿馬刻畫得栩栩如生,上半部還刻有幾代皇帝的鑒賞閒章。四周和版面雖有磨損,仍能看出皇家宮廷製作的精美工藝。這就是行話講的“有官氣”。於是,藍群花了9000元把它買下。洗乾淨後,畫工精美的馬駿圖畫讓她感到賞心悅目。後來,有一個外省文物單位為省級博物館徵集藏品,藍群只收了48000元。交易剛完成,另外一個省級博物館的人表示願意以19萬元的價格買走。藍群不僅沒有後悔賣便宜了,反而很開心,一是因為這是她通過自己學到的知識,結合自己的眼力撿了個小漏,二是因為能為國有省級博物館徵集藏品盡綿薄之力,非常有成就感和滿足感。

在自己古玩店流覽拍賣圖錄

梁實秋先生說過:“讀書不讀書,過的是兩種人生。”在藍群看來,做古玩藝術品也是如此,學習與不學習就是不一樣。“學習了,就會在實踐中不斷進步,就能從普貨中挑出精品,從普貨中辨別出精品與稀有品。不學習不看書就只能做個稀裡糊塗的搬運工、二傳手。”藍群說。她一路走到今天,除了一定的人生閱歷外,還與平常看書讀報的習慣有關,再加上做事努力、勤奮、自律、認真執著的個性,才能在古玩行業如魚得水。

不知不覺間,藍群進入古玩行已有十個年頭。這其中有苦有樂,有買到精品撿到小漏的喜悅,更有買錯東西就像把錢扔到海裡的無奈。在這十年的摸爬滾打中,她通過學習、揣摩、走市場,通過不斷買與賣,知識不斷豐富,眼力不斷提高。“做事先要學會做人,把做人學會了,自然就能把事情做好了。”這是藍群經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她認為,做古玩的人品很重要,所以她一直堅持打誠信品牌,並憑著良好的信譽在古玩藝術品行業中樹立了標杆,在古玩圈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謀商會發展,帶領古玩同行抱團取暖

廣州西關一度是古玩行業的集中地,鼎盛時有二百多戶入駐。然而2013年,西關全體古玩商合同期滿,出租方將租金漲了50%,還要求每戶多交幾萬到十幾萬不等的押金。那時,古玩行業在走下坡路,商戶們炸鍋了。商戶委員會和古玩商會的負責人去找出租方交涉,對方不鬆口,而且態度惡劣。藍群的生意一直很好,多交點租金也無所謂,但由於出租方的態度十分傲慢,她只好帶領大家來到偏遠的芳村,用很優惠的價格租下了芳村工藝品市場。這個市場有四層樓高,已開業兩年多,但只租出去了一層半,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租下來後,藍群帶領團隊協助出租方花地藝城統一外立面和招商,還定下了“不做老貨的不能進來”的規矩,將其打造成為一個真正的古玩城。同時,邀請國內各大拍賣行來徵集,通過微信群宣傳招商,舉辦古玩藝術品展覽展銷、競價交流會等活動和精品展,並引進廣東省文物總店金漆招牌。

在他們的努力下,曾經雜亂無章、默默無聞的工藝品市場只用了一年多的時間,就成為國內著名的古玩城。由於古玩城只招做老貨的商戶,吸引了眾多做老貨的商家,商鋪的轉讓費一度達20多萬元。隨後還成立了廣州市荔灣區花城古玩商會,藍群成為國內首個古玩商會的女創會會長。商會剛成立,就與香港恒凱藝術在廣州東方賓館共同舉辦了歷時一個月的“古玩•藝術——現代人的雅致生活”大型展覽,一炮打響。

為擴大影響,推動發展,花城古玩商會經常邀請各大著名收藏家參加古玩藝術收藏沙龍。2016、2017年,商會先後舉辦了多場活動。如與花地藝城合作組織古玩藝術品競價交流會,與美國三藩市的美國華人收藏家協會義結金蘭,與東莞可園博物館共同舉辦“說東道西,看東亞——近現代海外回流工藝品大型展覽”,與佛山市桂城容桂文博城和佛山大名堂藝術館等單位成為合作夥伴,與廣州躍豆塘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開展網路平臺拍賣,參加第三屆廣東(中山)文化創意博覽交易會等。2017年,在廣東省文化產業促進會的支持下,成立廣東省古玩藝術品鑒藏專業委員會,藍群成為主任。此後,商會不斷與各地藝術館合作,積極為會員出貨交流搭建平臺。商會還及時調整思路,試水網路微拍,在每年的中秋活動和春茗上都邀請拍賣公司和網路平臺參加。

廣州花城古玩商會成立的時間不長,卻通過一系列活動,向外界展示了自己的實力。如今,花城古玩商會已成為圈內公認的高水準的古玩專業商會,得到業內人士的尊重和認可。通過這幾年帶領商會不斷謀求發展,藍群也成長為資深古玩行家。